首页 > 今日要闻

这9家巨头至少20个亿! 权益类基金管理费收入猛增

基金之家 今日要闻

  632亿!公募基金管理费排行榜来了 这9家巨头至少20个亿!

  公募基金管理费、托管费、交易佣金、客户维护费、销售服务费等费用一直是市场关注焦点,尤其是以前三大费用格外关注。统计数据显示,公募基金2019年管理费、托管费、交易佣金分别为632.14亿元、75亿元、144.32亿。

  管理费收入来看,2019年较2018年出现了小幅增长,其中债券型基金、股票基金、混合型基金管理的上涨成为总体收入增加的主要原因,而天弘、易方达、华夏等位居管理费收入前三甲,更有9家公司管理费收入超20亿。

  2019年管理费收入632.14亿

  数据显示,138家公布年报的基金管理人(包括基金公司、券商、保险资管等)从基金资产中取得管理费收入达632.14亿元,比2018年增长了21.19亿元,增幅在3.47%水平,管理费一直呈现稳步上升态势。

  分类型来看,除保本基金、货币基金、QDII基金等管理费收入下滑外,其它类型基金管理费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其中债券型基金、股票基金、混合型基金管理的上涨成为总体收入增加的主要原因,上述三大类型基金管理费相较上一年分别增加了37.04%、15.19%和2.37%。显然,受益于去年的牛市行情,权益类基金管理费收入猛增

  值得一提的是,FOF产品规模增长较快,是2019年管理费收入增长最多的品种。

  

 

  天弘、易方达、华夏位列前三

  从基金公司角度看,管理费收入位居前五的分别为天弘基金、易方达基金、华夏基金、嘉实基金、汇添富基金,上述公司2019年管理费收入均在25亿元以上。此外,汇添富基金、南方基金、工银瑞信、博时基金、广发基金等也较多,均超过20亿元。

  而从2019年管理费收入增长来看,增长较多的均是有景顺长城、博时基金、中欧基金、华安基金、富国基金、广发基金、汇添富基金、兴证全球基金等,其中不少公司都是主动权益基金业绩可观,引来的不少增量资金。

  2019年部分基金公司管理费收入情况一览

  

 

  

 

  

 

  

 

  

 

  (数据来源:天相投顾)

  客户维护费合计145.26亿

  占管理费的21.91%

  实际上,基金公司并不能得到账面上的全部管理费收入,银行、第三方基金销售公司等基金销售渠道也要从中分一杯羹,客户维护费更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支出环节。

  根据天相投顾统计,扣除没有客户维护费的基金,纳入统计的基金在2019年基金公司共向销售机构支付客户维护费(即“尾随佣金”)145.26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26.43亿元有小幅增长。

  统计还显示,2019年基金向销售机构支付的尾随佣金占到管理费收入的21.91%,与去年同期的20.33%相比有小幅提升。这一数据有提升的趋势。

  从基金公司的情况来看,尾随佣金占管理费收入的差异较大,部分基金管理人尾随佣金占管理费收入比例较高,如华融、朱雀、凯石等。

  值得注意的是,剔除基金公司向销售机构支付的客户维护费,基金公司2019年实际取得的公募基金管理费净收入约为487亿元。

  托管格局稳固

  建行、工行并驾齐驱

  据天相投顾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的托管费上,纳入统计的5797只基金共提取了144.32亿元,相比2018年增加4.37%。值得关注的是,托管费依然是大型银行的“领地”,工农中建四大行合计收取托管费75.85亿元,市场占比超过一半,约为52%左右。

  建行和工行去年基金托管费收入双双超过20亿元大关,分别达到24.88亿元、28.8亿元,合计占了基金托管收入的三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银行取代中信银行位居第三,2019年托管费收入达到14.76亿元。而托管余额宝的中银行仍保持较高的托管费收入,2019年达到了13.32亿元。此外,交通银行、农业银行的2019年托管费收入也超过10亿元。

  从单只基金角度看,拥有超大规模的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也贡献了最高的托管费。此外,部分规模较大的货币基金也贡献了较高的托管费。

  而相比2018年,2019年在托管业务上增长较为迅猛的是交通银行、农业银行、兴业银行、中国银行等。

  业内人士表示,托管机构获得的托管收入高低往往和基金托管规模有关,而基金托管规模则与托管行的销售能力相关。因此大银行的托管规模都比较高,所获得的托管费也较多。从整体托管行格局来看,还是“头部效应”明显,一些中小型券商和部分银行的托管费收入在2019年出现下滑。

  2019年部分银行托管费收入情况一览

  

 

  (数据来源:天相投顾)

  销售服务费134.78亿

  货币基金占比91.4%

  在上述各项费用之外,货币基金、或基金C类份额收取的销售服务费也受到业界关注。2019年基金销售服务费合计134.78亿元,主要是货币基金收取较多。

  从基金类型来看,货币基金2019年收取的销售服务费大概在123.23亿元左右,在全部销售费用中占比达到91.4%,是收取销售服务费的主力。对比来看,去年同期,货币基金占整体销售服务费的比例为94.7%,显然因为2019年货币基金受到新规以及收益率下滑影响,这笔费用的占比出现明显下滑。其次是债券型基金,2019年此类基金的销售服务费合计达到7.72亿元;其他类型基金销售服务费较低。

  从基金公司来看,2019年收取销售服务费最高的基金公司为天弘基金,工银瑞信、易方达、博时基金、建信基金等公司也较高。

  金融委一个月内三次表态严打造假 资本市场迎最强监管 5月4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召开的第二十八次会议强调,必须坚决维护投资者利益、严肃市场纪律,对资本市场造假行为“零容忍”。这已是金融委自4月7日以来第三次聚焦资本市场造假行为。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表明了金融委强调保护投资者利益以及严厉打击造假和欺诈行为的态度,释放出进一步强化资本市场的枢纽作用,反映资本市场在我国经济顶层设计规划中的重要地位。同时,也反映监管层对市场化、法治化的重视,对持续努力打造一个健康、强大的资本市场的决心。

  此外,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也是金融委关注的重点之一。除了金融委第二十六次会议提出“确保真实、准确、完整、及时的信息披露”外,金融委第二十八次会议也强调,要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坚决打击财务造假、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行为。

  信息披露是资本市场重要的制度基石。当前,科创板已探索出制度改革优秀经验,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也已启动。证监会副主席李超曾表示,在注册制下更加注重对信息披露的要求。

  “一方面,新证券法完善了信息披露的规则体系以及相关责任追究的法律基础,制度规范性更强。新证券法整合了原证券法在发行和交易存在的两套信息披露规则,将信息披露单列一章,并且对信息披露的公平性、及时性以及上市公司自愿披露等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披露规则体系更规范和细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另一方面,提高了违法违规行为打击力度,强化对各层面责任人员的追究,制度的震慑力更强。新证券法大幅度提高处罚力度,包括行政、刑事的处罚以及巨额索赔。同时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证券服务机构等中介等应当承担责任的情形进行了强化与调整,促进其尽职担责。

  打击资本市场造假行为、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对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等方面有着重大意义。“实施注册制,本质上是落实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原则,在IPO数量和规模提升的情况下,完善信息披露和打击造假力度也要加大,如此资本市场生态才能得到有效的维护和平衡。”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认为,完善信息披露,严打造假,是创业板实施注册制的必然要求,也是保护者利益的根本要求。

  李湛认为,我国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正在推进中,对企业的信息披露环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有助于进一步完善IPO管理制度,加强IPO的事中事后监管,也有助于提高A股上市公司的质量。同时,加大对欺诈、造假行为的处罚力度,有助于对相关企业、个人以及金融服务机构起警示作用,使其严格遵守资本市场相应法律法规,从而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净化资本市场生态环境,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基金是什么?基金入门知识-基金之家

基金之家教您如何选购好基金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天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