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要闻

7只百亿元级基金发行 千亿元“弹药”流入股市

基金之家 今日要闻

  逾6000亿新发公募火爆背后 千亿资金弹药涌入股市  321亿元!单只权益基金一天的募资金额。就在股市持续调整之际,基金发行市场再迎“巨无霸”权益基金。6月13日,南方成长先锋混合以321亿元有效认购金额,创下今年以来新基金发行的新纪录。至此,易方达、广发、华夏等头部基金公司年内已有7只百亿元级权益基金顺利发行,不出意外,2020年权益基金发行市场将迎来近5年来的“小高潮”。

  今年以来权益基金发行市场缘何如此火爆?对于A股市场有哪些影响?近日,《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多位研究公募基金领域的学者,剖析“巨无霸”基金发行背后的投资逻辑。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此次南方成长基金成为爆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整体上反映了投资者看好市场前景,目前经济延续复苏态势,政策保持宽松,市场经过一段时间调整后,指数与基金整体估值处于较低位置,投资者愿意有选择性的加仓。另外也是对该产品未来成长空间有较强预期及对南方基金管理团队过往业绩的认可。”

  7只百亿元级基金发行

  千亿元“弹药”流入股市

  就在开启认购的第一天,市场渠道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南方成长先锋混合基金发行火爆,6月8日当天认购金额将近200亿元。

  惊喜不断。6月13日,南方基金发布基金合同生效公告,南方成长先锋混合A、C份额最终合计认购规模高达321.15亿元,打破5月20日成立的易方达均衡成长270亿元的认购纪录,成为年内首发规模最大的偏股型基金。这在权益基金首发史上,仅次于嘉实策略混合、华夏新经济混合、南方消费活力等基金,排名第8。

  南方成长先锋混合是一只强股混合型基金,契约规定基金股票仓位范围在60%-95%,其中投资于“成长先锋”范畴内的证券不低于非现金基金资产的80%。“成长先锋”则是指具备产业地位突出、经济效益较好、竞争优势显著、发展潜力清晰、规模持续增长等高成长特征的优质成长类企业。

  今年以来首发规模超过100亿元的百亿元级权益基金并不罕见。《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发现,除南方成长先锋混合外,易方达均衡成长、易方达研究精选、汇添富中盘积极成长混合、汇添富优质成长混合、汇添富大盘核心资产混合、华夏中证新能源汽车ETF的有效认购金额分别达到了270亿元、166亿元、126亿元、115亿元、113亿元、108亿元。其中易方达均衡成长、易方达研究精选、汇添富中盘积极成长混合仅销售了一天便提前结募。另有17只权益基金的有效认购金额超过50亿元。而这些爆款基金主要聚集在易方达、广发、华夏、汇添富、博时、睿远等头部基金公司,在实力雄厚的产品研发及销售背景下,甚至有12只新基金实现“一日售罄”。

  爆款新发权益类基金层出不穷,也带动了年内整体权益基金新发市场。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6月15日,已有520只权益基金(A、C份额分开计算)成立,有效认购金额达到6123亿元。而一般新基金的建仓时间在一个月到两个月之间,这也就意味着,随着新基金的持续建仓入市,千亿元“资金弹药”随之流入股市。

  与往年的情况截然不同,《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至2019年的同期权益基金发行规模分别为1975亿元、984.32亿元、2424.34亿元、1684.06亿元,远不及今年以来的逾6000亿元规模。不出意外,2020年将成为一个权益新基金发行的“大年”。

  不仅如此,新一波基金发行潮还在路上,其中不乏明星基金经理领衔的产品,例如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王宗合的鹏华匠心精选、胡昕炜的汇添富中盘价值精选等。

  万亿抗疫特别国债来了!首批1000亿周四招标 央行会配合降准支持吗?  权益基金火爆的背后

  今年以来权益基金发行市场缘何如此火爆?对于A股市场有哪些影响?

  国网英大国际控股集团高级总监田晓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重要的背景是,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目前整个金融市场的流动性还是比较充沛的。今年以来,国际主要央行为金融市场提供了充沛的流动性,使得全球金融市场的流动性整体较好。另外,中国在疫情期间也相应实行了保证金融市场流动性充裕的货币政策。再加上大型基金管理公司客户众多,渠道比较丰富,过往业绩较好,所以号召力比较强。”

  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表示:“基金发行火爆与央行及时为股市提供流动性支持有关。为应对疫情,央行为市场提供了较大的流动性支持和大幅度降息。一些资金继续流入股市对实体经济有间接的支持作用。随着创业板注册制开始申报,预计下半年上市企业数量和融资金额将继续上升,全年融资水平会明显高于去年。”

  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冯彦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投资者角度来看,“今年以来,我国资本市场权益类基金产品销售火热,这既是权益类基金自身业绩决定的,也是投资者越来越成熟和宏观经济形势整体向好的表现。投资者不再盲目地在市场上自己打拼,而是借助权益类基金的有效组合和专业操作进行投资,说明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市场培育,个人投资者走向成熟,越来越信任机构投资者。”

  从基金公司角度来看,冯彦明认为:“这些年的市场波动也锻炼了一批机构,他们通过量化投资等专业化的操作和全面综合的分析,把握市场的能力越来越强,受到了散户的信任和追捧。2019年大多数权益类基金业绩突出,预期收益大幅跑赢大盘,也证明了这一点。”

  此外,从市场角度来看,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年初以来,尽管经历疫情冲击与海外市场剧烈动荡,但整体上投资者对权益类基金新产品热情不减,主要是基本面、政策面及股市估值低洼,投资者看好市场中长期表现。另一方面,年初以来,市场整体结构性特征明显,各板块轮动加快,个股行情把握难度较大等,也是推动投资者追捧权益类基金的重要原因。今年以来权益类基金新产品受追捧,入市资金规模增大,为股市引来了‘活水’,整体来看利好市场表现。从中长期来看,有助于国内市场逐步机构化。”

  冯彦明进一步分析称:“虽然我国GDP增长速度已不像前些年突出,但这是在进行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的大背景下主动适应市场、引领市场的必然选择和结果。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和国内都有较大的影响,但对国内的影响较小,中国经济结构完整且自成一体,将越来越显示出其生命力。由此也决定,我国A股市场将逐步走出‘平稳’而走向增长;如果权益类基金能避免‘急躁和狂热’,在创造更好业绩的同时将吸引更多投资者。”

  对于爆款基金募集资金的投向,田晓林分析称:“在疫情期间以及疫情之后,中国经济产业结构升级的速度可能会加快。募集资金的投向趋势将向过去国内产业结构相对短缺的行业倾斜,例如医药医疗、养老、医护等行业。此外,由于宏观经济增速放缓,产业市场容量扩张速度下降,行业中的头部企业竞争力明显,金融市场资金向头部企业集中倾斜,未来头部企业在市场结构中将占据更重要的地位。”

  6月15日,财政部发布通知称,决定发行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一期、二期,每期规模500亿元,6月18日招标,并于6月23日起上市交易。

  另据券商中国记者从多方核实到,1万亿特别国债将全部采取市场化发行的方式,并将于7月底前发行完毕。一位消息人士透露,为缓解特别国债发行对市场资金面的潜在扰动,财政部已与央行就相关事宜进行沟通协调。

  不同于此前市场预期的万亿特别国债或部分采用定向发行,全部市场化发行的方式超出市场预期。受此消息影响,15日临近尾盘,银行间主要利率债收益率快速上行,截至17:20,银行间主要利率债收益率明显上行,国债调整幅度更大。10年期国债活跃券200006收益率上行5.5bp报2.8%。

  其他政府债发行会为特别国债“让路”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我国将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财政部15日公布抗疫特别国债一期、二期发行公告显示,抗疫特别国债一期为5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竞争性招标面值总额500亿。二期特别国债为7年期固定利率附息债,竞争性招标面值总额500亿元。两期债券均在6月18日招标,6月19日开始计息,招标结束至6月19日进行分销,6月23日起上市交易。

  特别国债是指财政部发行的具有特定用途的国债,专门服务于特定政策,支持特定项目需要,专款专用。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三次发行特别国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上述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强化公共财政属性。

  不同于前两次特别国债发行主要采取定向的方式,本次万亿特别国债全部为市场化发行,超出市场预期。对于为何会全部采用市场化发行?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国债是既是财政的重要工具,也是金融市场的核心产品,坚持市场化发行可以让中外资金融机构广泛参与投资,这是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基础,利于构建成熟完善的国债市场。

  尽管万亿特别国债全部采用竞争性招标的发行方式体现了市场化,但要在7月底前发行完毕,市场仍担心会对资金面和其他债券发行形成扰动,15日临近尾盘,银行间主要利率债收益率快速上行,国债调整幅度更大。

  “在7月底前完成1万亿的市场化发行,会对债市形成情绪上的冲击,短期内是一个利空。”颜色称,但随着财政资金投放速度的加快,流动性紧张局面会大为缓解,总体看不会对市场流动性产生太大的负面影响,更多表现为短期情绪扰动。

  同时,不少分析人士指出,预计财政部也会采取措施缓解特别国债集中发行对市场的扰动,例如,7月底前,一般国债和地方债等其他政府债券的发行节奏会适当放缓,为特别国债发行“让路”。今年5月,财政部指导地方政府密集发行了1.3万亿元的地方政府债券,将发行工作适度前置,减轻了6-7月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任务。

  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撰文预估,6月一般国债将发行5200亿元,较5月减少1473亿元。地方政府债券方面,两会下达了财政赤字和新增专项债限额,财政部6月需拟好具体各地方政府的限额,报国务院批准;各地方政府也要安排全年发债计划,并报省政府批准,加上专项债前期大规模运动式发行后,新项目和材料的准备尚需时日,因此6月地方政府债券的供给量大幅减少。预计6月地方政府债券将可能发行5000亿元,较5月减少8025亿元。

  此外,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政府债券融资规模较大,其中一部分资金会于6-7月支出,这部分资金的“解冻”也可以提高银行的超储率水平,弥补特别国债发行所造成的流动性消耗。

  万亿特别国债发行需要降准配合吗?

  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影响深远,其直接影响是支持地方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然而,从信用扩张的角度看,特别国债的大规模发行,也利于间接带动信贷投放。张旭表示,商业银行购买国债不会强化银行内部风险管理的约束和外部资本的约束,还会提高贷款需求,且流动性的约束也可以通过降准以及央行购买商业银行所持有的资产缓解。也就是说,在货币政策的有力支持下,银行购买国债反而有利于其更好地向实体经济发放贷款。

  从以往的规律看,每当政府债券大规模密集发行时期,货币政策均会适当增加当期的流动性投放,以保障市场资金面平稳,此次特别国债发行同样需要货币政策的协调配合。但市场对于央行本月会选择降准,还是逆回购等投放流动性存在分歧。不过,认为不降准的声音占多数。

  颜色认为,目前财政资金投放速度较快,从金融市场募资后很快会将资金投放到实体项目中,形成银行体系的存款;银行体系获得资金后又会用于债券投资或信贷投放,形成流动性的滚动循环。在某个时点上,商业银行需要存量货币购买新发的政府债券,但基于经济循环往复的过程,商业银行其实对于买债的额外流动性需求没有想象的大,再加上基础货币的问题,总体流动性的增量需求有限。

  “这种情况下,央行可能不会通过降准的方式进行流动性投放,而是更多采取短期工具投放流动性。”颜色称,当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比较充裕,央行更多会采取逆回购、再贷款等方式应对短期流动性需求高峰。

  国泰君安证券宏观团队也认为,“宽货币”最宽松的时候已经过去。当前货币政策进入疫情非常态后的磨合调整期,持续降准空间已不大,央行对未来流动性的投放重点转向逆回购、MLF。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基金是什么?基金入门知识-基金之家

基金之家教您如何选购好基金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天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